Word Fun

弱水三千

回音-花伦

以此怀念那群喜欢电影的人们。

2013年左右,加入了电影爱好者群,名字叫做弱水三千。弱水三千这几个字,来自曹雪芹写的一部小说,名字叫做红楼梦。

黛玉:宝姐姐和你好你怎么样?宝姐姐不和你好你怎么样?宝姐姐前儿和你好,如今不和你好你怎么样?今儿和你好,后来不和你好你怎么样?你和她好她偏不和你好你怎么样?你不和她好她偏和你好你怎么样?

宝玉: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黛玉:瓢之漂水,奈何?

宝玉: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耳。

黛玉:水止珠沉,奈何?

宝玉:禅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风舞鹧鸪。

黛玉:佛门第一戒是不打诳语的。

宝玉:有如三宝。

红楼梦

又读了一遍这些话,黛玉真敏感,宝玉真洒脱,他们真性情。现在觉得弱水三千这个群是由一名女生发起的。在群相册中看见了群友们自发组织的线下观影活动令人神往。记得一件有趣事情,起因是东城群众。群友中有一个嘴巴直接的女生,想了半天,不记得她名字了,后来她退群了,原因是她男朋友不想让她跟乱七八糟的人瞎聊天。我们称这位为不知名,她说,六七个人在四合院里,露天搭了一个幕布,看一部黑白的部分没有穿衣服的文艺片,路过一大妈,看见屏幕中播放的内容,怀疑他们聚众淫乱,随后警察便来到这里调查情况。这是后来与爱好者聊天的时候聊出来的,不知名是一位小巧的、漂亮的、直接的女生。到了2016年,我联系了阿苏,问她,我们还举办线下观影活动吗,她说已经好久没有举办了。

阿苏、les、z、刘、晴、django、阿狸、无忧、木马、花花、包子脸。在13年到15年之间,我们度过了聊电影的时光,随后弱水三千便沉寂了。   

阿苏。她在群友中的角色像主持人,很少见她有自己的观点,大部分在聆听别人的观点,在其他人不太了解别人的观点时候,她会站出来,以通俗的语言表达,让更多人明白。阿苏是一个极其温柔的人,她似乎是满蒙族人,奔波了多个地方。她以兴趣,加入了字幕组,做一些审查事情。后来零星得知一些她的消息,去了西伯利亚;在某一个海上平台呆了一段日子。下面来自阿苏的文字,少有的看见她写的文字。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动笔写点什么东西。好像这句话写了很多遍,每次更新博客几乎都想把这句放进去。我真是一个喜欢随随便便就放弃的人,就连最喜欢的爱好都会有喜欢到不想再碰的时候,实在是奇怪。

​今天写些什么好呢?喜欢的电影也有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再看了,久到不知道到底该看哪一部。好电影总是想留到正式的时刻,做好一切准备再去看。这种心理真是太奇怪了。而且有时候甚至会理解不了那种一部经典电影反复看很多遍的心理,总觉得自己没办法鼓起勇气再去重复面对一部拥有巨大情感宣泄和信息灌输量的片子,也许是因为要重新经历一边第一次观影的心路历程吧。比如看《编舟记》的时候总想着以后没有斗志时可以拿来再看一遍,一定会重燃对生活的无限希望;然而每每情绪低落时,却又没有勇气打开这部片子,再去体会那种充沛的积极心态。不过说起来,我确实也总会去重复看一些电影,但都不是怀着那种非常郑重其事的心情。

​今天莫名没有心情再去看书,也没有任何心情再去应付他人。以前总觉得写日记是一件很矫情的事情,是一种强加到每日任务中的负担。今天却突然觉得,写日记其实是一种对自我的调节,可能有些话有些心理只有写出来才能发泄干净吧。估计今天也是一时兴起,并不会成为一种例行任务。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太过于注重仪式感,做一件事之前一定要把一切外在环境调节到最舒服最有把握才去做,就像刚刚我强压住想去找最好用的日记软件的冲动一样,这实在太矫情了。我一直有种恐慌,怕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不好,可能因为心里并不清楚什么才是好的吧,虽然我确实看不上很多很多文章,但我自己写得其实也真的很不怎么样吧。 阿苏微博 ​现代人总说要跟自己和解,我却记着小时候父母总是教育我不能放过自己,不可以松懈对自己的要求。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才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我也觉得很迷茫,虽然大体有一个方向,但实在把握不清当下的选择是不是最正确的一条路。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是可笑的表演型人格,甚至包括现在,我一直在修改修辞和语法,想着要呈现出一种怎样的姿态给别人,明明这只是一篇写给自己看的小记,心里却在默默盘算发到哪里好,太可笑了。不过最后还是情感战胜了理智。哈哈哈哈。

​几百年不发微博,突然发了这么长的一篇杂乱无章的胡言乱语,还胡扯了一段电影之类的闲话,最开始还是私心想扯回到电影,然后发到时光博客上。可能西伯利亚的冷风真的把我冻成了一个在线话痨。外面的风好大,好想喝酒,不想工作。

les。les是张国荣的英文名字简写,一个东吴人在东北。les是一个极其喜欢张国荣的人,他去香港那家酒店门口参加了悼念活动,他常推推荐张国荣的歌曲,春夏秋冬、沉默是金等。一直对国荣的歌曲没有兴趣,但是对他的影视作品尤其喜爱,比如阿飞正传里的旭仔,一直以他为模板去耍酷。跟les聊过很多次,群里的私下的,他知道我喜欢计算机,多次帮他解决工作中遇到的计算机问题。他是一个会计,应该在沈阳呆了快十年,一直没有恋爱,后来与他玩了某个游戏,他女朋友进来了,只记得比他小了十岁。后来他去玩摄影了,下面是他的摄影作品,作品内容是他的女朋友。​

django。他之前不叫这个名字,昆丁的被解放的姜戈放映后,他就改了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乌云背后的幸福线,我问他为什么喜欢,他说因为女主好看。他刚开始在城市打杂,谈了一个女朋友,被分手了,那个时候我帮着他骂,他说nj不能这么骂,我说不骂。他养了一只狗,似乎是跟他那个女朋友一起的,不知道现在那条狗怎么样了。后来他结婚了,他在城市当着公务员。更喜欢烹饪了,在咖啡、烘焙上。我去过他的城市,刚好他去了我的城市,我们精准错过了。他也不经常发动态了,原来也是一个频繁动态者。最近的几次聊天感觉他遇到一些事情了,没有之前那么热爱烹饪了。下面是他做的芝士杏仁烘土司以及他姐姐的女儿在吃他做的吐司。​   

还有很多群友。比如刘,他比较深刻,我们因为观念不同,争执过,后来又找他聊,他说不怎么看电影了,转向看书,看了人文哲学历史,推荐给我,他是真的喜欢读书的人。比如z,他在上海宝山,那会可能我们都还年轻,加了微信好友,在朋友圈调侃,印象深的事情是,他带着哥们女朋友跟哥们道别,女朋友很难过,他来了一句趁机抱,把我笑翻了。哥们要去远方了,他们来送别,哥们女朋友很难过,他就趁机的给哥们女朋友一个肩膀。再也没有z的消息了,像是网络蒸发了一样,今天去看他留言板,他姐姐写了一条,弟弟一路走好。晴是东北人,她喜欢猫,养了只黑猫,忘了叫什么名字了。阿狸是上海的,现在记不起来跟他聊过什么了。

人不辞路,虎不辞山。现在那群人已经不在群里聊天了,一起讨论电影的日子留在了岁月里。下面是大家在讨论盖茨比那部电影的截图。有一天我们在聊无理之人,我跟不知名说了同样的话,我们说,不去看看海明威、达利、杰拉德等,你真不好意思去看伍迪艾伦,你是真不知道这位话痨在说什么。

#fi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