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 Fun

精明,这个词想起一件事情。有一位导演,叫做陈可辛,他在聊他的一部电影,用到一个词,叫做算计,然后他分不清楚算计和计算,当时主持人挺尴尬的。很明显,主持人分的清楚算计和计算。不喜欢用精致来形容上海的吃,但没有办法否认,精致是一个更普遍的词,就像用精明一样,所有人都这样说,那的确没错,但显不具体。有一次,跟团在江浙沪徒步,到达一个浙江的村子,累了一路,大家坐在村子的操场上,看着这里便想起家乡。感叹了一句,为什么江浙如此富裕。旁边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大叔回答,因为勤奋。我是一个在吃上有分明的人,去过一次上海菜馆。点了四个菜,一个是肠子,一个是酒香草头,其它两个记不住了。整体吃下来,感觉是甜,除了那个草头。从此没有心思在上海吃上海菜了。在北京的时候学会了一道上海菜,叫做本帮红烧肉。红烧肉切麻将块,直接干煸出油脂,金黄状,陈年花雕一斤,酱油调色少许,盐打底,黄糖收汁,放心吧,你如果喜欢咸甜口的,保证你可以吃完1斤五花肉,因为弘邑败在了本帮红烧肉,当时买了3斤五花,她愣是吃了1斤多。其实可以从这里聊上海的菜,有一个点很惊奇,这道菜不用水,用的是糖,然后是黄酒。黄酒是一种温和的酒,如果你找不到石泉路那家卖黄酒的店,劝你别喝工业上的黄酒,那些类似的商业名字,大米先生、城市食堂等诸如此类的店铺,他们只是学着上海的样式,味道只有40%,更别提他们售卖的石库门等黄酒了。有的东西就是这样,如果你第一次吃到的不是食物本有的味道,从此你便会对这个食物失去兴致,不想再去吃它了。有一天我百无聊赖走在公司楼下,看到一家日料小吃店,只卖两种商品,一个是章鱼烧,另一个不记得了,那天没有胃口,需要吃一点食物了,来了一个章鱼烧,问他有几个,如果太多,怕腻,吃不完,它说五个,想了想还是有点多,但是因为真的需要吃一点食物了,便同意了。超级不喜欢吃章鱼烧,因为,第一次吃它的时候,感觉特别差,应该是在家乡,杨磊镇子上的会儿(庙会?不知道需要调查这件事情),我外公带着我去吃的,看着这个圆圆的好有趣,就点了一个,吃了一口,便给了他,还好不辣,不然他也跟我一样堕入浪费地狱。当时对章鱼烧期望及其低,但是反差出现了,他做五个章鱼烧,至少用了15分钟。因为期望是三分钟,超过3分钟后,便开始急躁。2017年在洛阳理工,子衿餐厅,和萧萧在吃饭。点了一只炸鸡腿。萧萧已经吃完饭了了,我们一共等了45分钟,后来他终于等不及了,走到店铺门前,问了一句,我们的炸鸡的鸡是现杀的吗?我忍了又忍,到七分钟的时候,反而对这个章鱼烧有一些期待了,因为很明显,他只有一个顾客,况且做的这么认真。当15分钟结束,我去付账的时候,发现他是一个日本人。他中文很差,在前期便有体现,结合一系列回溯,最后看见微信叫什么木,断定他是日本人。那个章鱼烧的确是好吃的,比第一次吃章鱼烧要好吃的多。章鱼烧是真的有章鱼的,记得我跟他说过,不要芝士的,他应该没有听明白,但是我还是相信我的嘴巴,那黏稠稠的他如果不是芝士一定是年糕一类的。然后喜欢的还是那一柳飘在章鱼上的那个什么,我也记不住了。后来就是关于上海的面了,不喜欢甜,然后被他们劝退了。不容否认,上海是勤劳的,计算的,优雅的。​ 把握时间 掌握方向 2 林生祥 该音乐因版权失效无法播放,请更换音乐 ​